当前位置:pwd.cn资讯我佛在网
我佛在网
2022-11-24

作者:张鸣跃 来源:《做人与处世》

互联网给我们带来了什么?有人回答:佛者见佛,魔者见魔。

有一天,互联网做了这样一件事,让许多陌生人同时看到一群可怜的孩子,以大山为背景,土坯木板加草席的家,砖头瓦块泥桌泥凳组合的学校,破衣烂裤中显得有点不真实的鲜活的小生命,一双双让人触电般发麻而后心疼泪下的大眼睛。

同一时刻,许多陌生人面对那些眼睛哭了,和那些眼睛一样的惊奇与陌生,和那些孩子们一样的好奇与震撼——网络促成一场眼睛的交流:孩子们对外面世界的羞涩与渴望,网友们对贫穷的见识与疼痛。

这是一种很难得的奇迹,以网络形式才得以看见的真实。那里没有电脑甚至没有电,那些孩子从没走出过大山,甚至不知何为穷富,那种日子是除了洋芋之外不知还有什么洋小吃甚至豪车、别墅的。难得一位女教师去那里支教,于是发现了、拍照了,对话了、流泪了、深思了、坐立不安了,于是跑到很远的山外找到一台可以告诉世界的电脑,就这样发到网络上来了。

那些孩子们距离已很“平常”的网络还有十万八千里,他们只能通过女教师,让外面世界的人看到他们的眼睛、听到他们的声音——

“老师,您怎么老是哭,是我不听话吗?是我学习太笨了吗?对不起……”

“老师,我一点也不痛的, 真的,我妈手脚上的裂口才大呢,跟我的嘴一样大,嘻……”

“老师,城里大楼到底有多高?”

“老师,学习机是啥?也长着脑子吗?”

“老师,我考第一,我妈能让我吃一个鸡蛋呢!”

“老师,我好想去看看汽车,还有火车……”

“老师,世博会到底啥样啊?上海在哪边啊……”

那些天,互联网成了疼痛网,每根网线都接通了疼痛的神经。互联网至少让人们看到了听

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真实,至少让许多一生也走不进大山的人看到了一个完整的世界。

疼痛了的网络是可以成佛的,而成佛了的网络是可以救世的,因为,真正的佛只能是无数平凡人心痛后所做的平凡事的组合!

佛的组合者就是四面八方的网友,这些网友全是有暇关注网络的平凡公民,都是童心尚在而知疼痛会流泪的老百姓!他们一个接一个伸出并无多大力量的手,流着泪不停地转发那个帖子那些照片,寄去几十元钱或一些书、食品、衣物,找一个对口帮扶的孩子消解一下心里的疼痛,和女教师商量怎样一起帮孩子们走出大山看看,让女教师代转写

孩子们的信……

那天晚上,有一个网友提出想带孩子们去看世博会,马上得到大家的响应,热烈讨论起来。

是的,近乎原始的大山,和上海世博,是世界的两个极点啊,让孩子们提早看见,如灯照黑夜。热议了好多天,问题越来越多,激情也越来越高涨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就更有必要誓死做到——从大山里到上海,途经几个省,带一群没出过山门的孩子,护送人员、路费、安全等等,确实都是现实里不好解决的大问题。

这应该是网上最热烈的一次聚会了,点击量上百万,直接参与方案讨论的网友遍及全国。几十个方案从提议到否决——大家出资、专人护送、坐飞机、家长陪护、包专车……每个方案都有无法协调的疑难问题。

女教师提前透露给孩子们,那天,她说了要带孩子们去上海看世博,网上许多叔叔阿姨正在想办法……她本来是想先让孩子们有个心理准备,也提前对家长说一下,没想到,孩子们你看我、我看你,然后一个接一个离桌去抱了她,都笑着,泪流满面,把她抱了里三层外三层,有的哭了起来:“老师,您的心都操碎了……”“老师,我们知道,但,太远、太难了……”“老师,我们一辈子都忘不了您……”

女教师又被震撼了一回,这些孩子太懂事了,他们信了老师,但不敢信现实,他们觉得善良的老师比他们还天真,他们心疼老师,劝老师别再努力了。

当晚,女教师哭着又跑到几十里以外有电脑的地方,对网友们说了她新的震撼。整个网络又湿成一片,泪的海洋,力的海洋!

我佛在网,就没有什么做不成的事。就在这天晚上,一个方案产生了。

这个方案是:从走出大山开始,从贵阳到上海,这一路都有网友,每个人的能力都有限,但爱心无限,大家的心连在一起就能通天——网友出资,车友接力,一站一站爱心传递,食宿、途中游玩计划、接头标志和网络沟通……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了。

以车友为接力主干,贵阳4人,长沙2人,怀化3人,南昌3人,金华3人,上海3人,网友也自动分片出资配合,互动爱心融融。2010年7月9日启程,孩子们每到一站,都会自发列队,一脸笑一脸泪,给四个方向的世人们深深鞠躬——“我们是山里孩子,我们是爱这个世界的孩子,谢谢你们的关爱,谢谢这么好的世界,我们看见了也记下了……”

谁说网络是虚幻的,山里孩子们于2010年7月15日实实在在地到了上海,无数网友在网上连接起来的心手,无比真实地将孩子们一程一程地送进了世博会现场。

面对世界另一端的精彩,孩子们睁大的眼睛仍然有着惊奇,但那种带着迷茫的悲疑没有了,他们牵着老师的手、牵着网友叔叔阿姨的手,在静静地看,在认真地想,在偎紧老师时,有一个孩子这样说:“老师,我很高兴,中国,和我梦里的一样……”谁说这些孩子只有贫穷,他们和所有中国孩子一样,有着同样的梦啊!

孩子们也把世界带回了山里,山里人们种种感动中最大的感动就是网络,没接触过也看不到的网络,心灵感觉到了,如佛在网神通无边——似乎无法想象的事,一群网友做到了,还在继续做,那位支教的女教师和爱心接力的网友们与大山连体了,曾被世人说成“最虚幻的网络”却刺激了“最实体的官方、地方”,许多忽略开始受重视了,许多闭着的眼睁开了,至少,一个角落终于被世界看见了。

我佛在网,佛为人心。山里穷孩子看见了世界,世界也看见了这群孩子,互为惊动也互为希望。网络是最真实的,真实的碰撞与沸腾会产生现实中难以产生的力量,这种力量可以改变现实。那位女教师仍在深化着对山里孩子们的拯救,爱心网友们又共捐了一整套多媒体设备,让孩子们从此可以不出校门畅游网络,随时看到外面的世界。越来越多的网友加入这个爱心接力,都有了一对一帮扶对象……

2011年春,那位女教师成为“中国网事·感动2010”年度网络人物获奖者。其实,这个奖属于网络爱心接力群体。

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